<thead id="lxvj1"></thead>

<big id="lxvj1"></big>
      <i id="lxvj1"><p id="lxvj1"><span id="lxvj1"></span></p></i>
      <noframes id="lxvj1">

        <strike id="lxvj1"><pre id="lxvj1"></pre></strike>

        <form id="lxvj1"><pre id="lxvj1"><em id="lxvj1"></em></pre></form>
        全國統一咨詢電話:400-093-7879

        你好,歡迎來到金途教育!

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主頁 > 招考信息匯總 > 時政熱點 >
        申論積累:習大大用典——得人之要,必廣其途以儲之

        時間:2019-08-28|來源:未知|閱讀:

        分享|打印|放大字號|縮小字號

        金途教育(www.veemichaels.com)資訊, 2018年5月28日,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、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:創新之道,唯在得人。得人之要,必廣其途以儲之。要營造良好創新環境,加快形成有利于人才成長的培養機制、有利于人盡其才的使用機制、有利于競相成長各展其能的激勵機制、有利于各類人才脫穎而出的競爭機制,培植好人才成長的沃土,讓人才根系更加發達,一茬接一茬茁壯成長。


          “得人之要,必廣其途以儲之”出自夏之蓉的《進書札子》。大意為,得到人才的關鍵,在于拓寬選才育才的途徑,并讓他們積蓄能力并擁有廣泛受重用的機會。


          【相關文章


          得人之要,必廣其途以儲之


          “得人之要,必廣其途以儲之”原文出自清代夏之蓉的《進書札子》,該文系統回顧了自漢至清的人才培養選拔制度,著重批判了當時科舉選士的弊端,強調學校對于人才的儲備功能,認為“國家致治之本,首在得人,而得人之要,必廣其途以儲之,使人不敢冒無實之名,則造就隆而賢才奮”,希望建立開放性的人才培養、選拔、使用制度。


          傳統中國的人才選拔,一般通過推薦選士、學校選士、科舉考試選士三種方式,西周的鄉舉里選側重于推薦,主要是以士人的人品與道德為標準,漢代董仲舒設計了求賢的具體方案:一是“興太學,置明師,以養天下之士”,即由政府興辦太學廣儲賢才,太學生通過“射策”考試可以擔任不同的官職;二是使“諸侯、二千石皆盡心于求賢,天下之士可得而官使也”,即建立察舉制度以選拔任用賢才。學校培養賢才,而察舉選拔賢才;太學本身也有選士功能,而賢良方正、孝廉、茂才、明經等察舉科目又為社會上的儒生廣開進身之路,使孔子“舉賢才”和“學而優則仕”的觀念開始獲得了制度上的落實。


          但是察舉制度主觀性、隨意性較強,又無專職人員負責,故很難做到公平競爭,沽名釣譽之風盛行,選非其人、用非其人時有發生,在這種背景下,九品中正制便應運而生。九品中正制源起于三國曹操實施的“唯才是舉”政策。曹操重才輕德,他針對察舉制的弊病,主張“綜核名實”,設置中正官專司選士工作,這是選士制度的一大變革。但魏末晉初以后,世家大族把持了選士大權,品第士人,“不考人才行業,空辨姓氏高下”,以家世出身作為品評士人的唯一標準,致使九品中正制偏離了選拔人才的方向,從開放性向閉鎖性蛻變,遂有“上品無寒門、下品無士族”之弊。九品中正制以“唯才是舉”為起點,卻以壓抑人才而告終。隋代結束長期分裂的局面后,為了加強中央集權、鞏固統一,創設進士科,標志著科舉制度正式開始。從此,選士進入了嶄新的科舉時代,歷經唐宋元明清,持續了將近1300年。


          科舉制的問世,代表著歷史的進步。從考生來源和報考條件來看,科舉制是向大多數人開放的,士子們“投牒自進”,除少數階層外,均可自由報考,且從貢院的規制、命題與評卷的嚴密程度以及懲罰作弊的措施來看,確實是為人才選拔提供了一個較為公平的競爭環境。在錄取中,一切以程文(考場文章)定去留,以考試成績優劣作為決定取舍的主要依據,較之以推薦為主的察舉制或以門第為主的九品中正制更為合理。


          然而,隨著科舉地位的日益提高,逐漸產生了偏重人才選拔、忽略人才培養與儲備的弊端,歷代有識之士對此不乏批評,如范仲淹將重選拔、輕培養的行為比作“不務耕而求獲”;顧炎武也說:“取士以佐人主理國家,而僅出于一途,未有不弊者也。”選拔人才如果只有科舉一途,那么士子們死守書本,專注科場程文,甚至脫離了儒家原典,怎能不產生弊端呢?此外,科舉之于學校,猶如雙刃劍,既能促進其發展,又隨時可起抑制作用??婆e以功名利祿為誘,使學校偏離育才的功能,淪為統治者的一種治術教育,失去了自身的獨立性,其間亦不斷地有人為緩和學校與科舉之間的矛盾而努力,但終未挽救學校衰敗的命運。究其根源,一是因為長期以來形成的“讀書—應舉—入仕”模式已根植于士人心底,知識分子唯一的價值取向是“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”,除仕途以外的社會職業大多不受重視;二是因為強化科舉本是統治者控制人才的重要工具之一,從主觀上說,統治者并不愿意真正對科舉做重大改革。


          明清科舉以空疏的八股文取士,強迫士人服膺程朱理學,不敢越雷池半步,致使真正有卓識才學者被排斥于科第之外,無由仕進,清初顏元說:“千余年來,率天下入故紙中,耗盡身心氣力,作弱人、病人、無用人者,皆晦庵為之也。”社會道德的腐敗、人才的衰竭,皆與此有關。近代康有為認為中國學校“自童時至壯年,困之以八股之文”,結果使人們“目不通古今,耳不知中外,故致理財無才,治兵無才,守令無才,將相無才”。他們都將中國人才不盛的根源歸于八股取士之制,故梁啟超斷言:“吾今為一言以蔽之,曰:變法之本在育人才,人才之興,在開學校,學校之立,在變科舉。”傳統科舉制度不能為社會發展提供科技、政治、外交、法律等各類人才,其退出歷史舞臺的命運勢所難免。


          功以才成,業由才廣。人才是政事之本,學校是人才之源,只有廣其視聽,廣開賢路,才能真正做到野無遺賢。在這個意義上,總結傳統選士制度的發展歷程及其經驗教訓,有助于我們當下建立合理的人才培養及選拔制度,真正做到不拘一格降人才,形成“天下英才聚神州,萬類霜天競自由”的人才新局面。

        ?
        全國統一免費咨詢熱線:400-093-7879
        地址: 合肥市蜀山區金寨路91號立基大廈B座9樓金途教育培訓中心
        金途教育? 2018 版權所有  皖ICP備13017836號 皖公網安備 34010402702214號
        金途公考專注于 國考、 省考、 選調生、 公選遴選、 事業單位、 公安招警等公務員筆試及面試。

        客戶服務熱線

        0551-63666083

        在線客服
        国产精品毛片一区视频播_免费a级毛片av无码中文字幕_AV无码久久久久精品网站_不卡国产手机版毛片